舞墨人生

一头强壮的牛,就是犟

回家是我的痛


我的家鄉在東北黑龍江,氣候和環境孕育它不羈的性格。那如刀片的東北風,那鵝毛的大雪,那如童話的冰天雪地,那純糧釀造的小燒,那過年的殺豬燴菜,還有那在外漂泊的東北人。
我也在外漂泊幾年了,每年都回去一趟,可每次回來的時候,負擔就重了很多。那份感情離別的痛,那份囊中空空內心承受生活的擔子在加重,還有那短暫時間飆升的體重。我有點不敢回家了。
喝酒是很多東北人的愛,我也喜歡。只因酒量有限,總是喝多。不僅浪費了酒,還傷了身體。如今體重超標,血壓高,血脂高,還得每天注意這個,擔心那個,忙碌著呢。每次回家,就是吃喝,短短的日子,體重最少也得長十斤,那是多大一塊肉,有時我自己也懷疑,都很注意飲食了,怎麼還長肉,人要高興了,真是喝涼水都長肉。可是身體也亮了紅燈,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在忙碌著減肥,一段痛苦的歷程。回家與親朋好友相見,是的能解相思之苦,可短暫的相聚,又多了一份離別之痛。每日掰著手指數著還有多少日子,那時間像似流水,很快就到了,默默地承受離別的笛聲。
回家的開銷也是很大的,除了 正常開銷,人情走動也是一份很大的開銷。每次回去一趟,省的花也得5000以上,這對有穩定收入的不算什麼,可對於我這農民工來說,也是不小的開支,因為工作不穩定,有時就沒有收入,靠著省吃儉用才能攢點錢,還得留給孩子以後用,生活有點難。但看到孩子大了,也很懂事,也覺得值了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舞墨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