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好大,

摧折了柳,

吹乱了心。

一朵云,

带走了芳华,

留下了思念

剩下了琴音。

风好冷,

夜很深 

路灯下的落叶,

是寄给谁的信。

漂泊的人,

寂寞的心,

独自走向,

充满荆棘的丛林。

无病乱呻吟

这几天,右上腹又开始隐隐作痛。心中有些担心。去年在家里的医院检查时,大夫说过是中度脂肪肝。为了这个问题,我一度戒了一段时间酒,可近来又捡起了,时常小酌一杯。虽然锻炼身体没有间隔,坚持下来,可就是效果甚微,体重减掉也是不多,控制在85公斤左右。

也许有一天,我的身体状况不好,得了病,我不会去治疗的,因为在我心里有一个决定,那就是,如果得了绝症,身体状况还可以的情况下,我不会用钱来买命,因为我不想把这个家带向深渊。我不想把痛苦传给别人,我会像狼一样,默默地选择离开,孤独的承受这一切。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过剩下的日子。那就是去旅行,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剩下的生活。用相机拍下美丽的瞬间,用文字记录美妙的感...

一段美丽的火车之旅,真的很想体验一下。

夜墨

墨染漆色一点明,

行似飞龙斗群星。

遨游夜空繁星照,

天下谁人伴君行。

一个韭菜盒子

庚子年腊月初十,夫人于京都归来,心中甚是高兴。陪夫人逛市场,采购生鲜米面。午后去物业办出门卡,疫情反复发作,人心慌慌。回家已成奢望,望家乡亲朋平安健康。逛街乏累,床上小憩,朦胧中,夫人道:“饭好了,起来用膳。”我心慌慌,于卫生间洗手,可却没有胃口。看到韭菜盒子就吃了一个,回内屋又续躺下。不到半个时辰,就觉身体不舒服,恶心,起来喝点水,穿衣服到外面溜达一圈,可胃里依然难受,就回家。回家后,恶心想吐吐不出来,就又喝些热水,躺在床上,过了一段时间,好了一点。我就对夫人说:“大郎,韭菜盒子好了,快点趁热吃吧。”我们一起笑了半天。

玉液迷人心,

谁怜弃情人。

冰肤现梦中,

风雨斗乾坤。

笼子

一个个庞大的建筑,

由钢筋和水泥,

分格无数的笼子,

锁住无数的灵魂。

这个庞大的建筑,

无数的灵魂在煎熬。

孤独与渴望自由,

撕裂那无数的魂。

这笼子却为囚禁灵魂的狱。

阳光,

蓝天,

绿草,

逃出笼子,

让灵魂相拥,

欣赏世间万物的美好。

我像一片叶子,

在春天诞生,

在夏天成长,

在秋天衰败,

在冬天死去。

留下一堆枯叶,

可我依旧守护着,

那个生我的根。

晨光

透过窗帘的光,

射向我的头,

没有伤,

没有痛,

只感觉阵阵的温暖。

懒懒散散的四肢,

努力的伸展,

迎接着初升的暖阳,

享受这晨光的洗礼。

那猩猩双眼,

一切都是红彤彤的,

像似云朵,

像似红红的幕布,

在眼前,

暖暖的。

归心似箭

© 舞墨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